马鼎奇的个人门户
炫门户
来访

今日

博客 BLOG<返回博客列表页
姐夫(原创)
2017-03-10 11:30
分类: 情感

姐夫(原创)

马鼎奇

我有个姐姐,因当时家里经济拮据、十分贫困,常常揭不开锅盖,吃上顿没下顿,父母怕养不大,母亲赴沪打工之前,横一横心,将生下九个月的姐姐,忍痛含泪送给了人家。

至于送哪个人家,对方没肯留下线索,大概是为了根除生母相认的后顾之忧吧。

解放后,失落的女儿成了母亲牵肠挂肚的一块心病,一有机会,就设法查找寻找姐姐的下落,可岁月沧桑,物是人非,人海茫茫宛如大海捞针,谈何容易!

大约过了24年,母亲的书信传来好消息:经过派出所的攻坚克难,持之以衡地“顺藤摸瓜”,不放弃任何一点线索,失散多年的姐姐下落,终于天从人愿,有了眉目,喜从天降,母女已重逢相认。

多少年的悲欢离合,多少年的朝思暮想 ,都定格在母女相拥而泣、泣不成声的历史瞬间。让旁观者无不唏嘘感谓、为之动容。当时那情形,真能感染得星星颤抖、月牙垂泪。

而我呢,那时还在农场战天斗地,修理地球,天上突然掉下一个姐,直弄得我懵懵懂懂、不知所措。

有一个嫡亲姐姐,天天生活在同一个城市,我竟浑然不知?你说是不是有点滑稽?从这天开始,我是日思夜想:什么时候能见到手足之情的同胞姐姐,从未一睹芳容的姐姐,到底长得啥模样呢?

1976年10月,风高日丽,秋高气爽的一天,我按母亲提供的路线图,“按图索骥”找到坐落在风光旖旎濠河之畔姐姐的谋职单位。

这是市区的一家国营器件大厂,据说工作轻松干净,福利待遇高,是人们趋之若骛的谋职之地,没有一点关系网,人脉资源,休想进去混到“饭碗”。

经过传达室的转达,我有生第一次见到了梦中的亲姐。乍一看,她相貌酷似演唱“孔繁森”的当今实力派歌手万山红,举手投足中透露出一种雍荣华贵的气质,温文尔雅,谈吐不凡,再加上恰到好处的服饰与发式,不知内情的人还以为不是哪家的大闺秀,也是哪家的小家碧玉。正像戏文里唱的:“天上掉下一个林妹妹,好似一朵轻云刚出岫。”

直说了吧,姐姐不是一般的漂亮,用宋丹丹的话说:那是“相当的漂亮”。

由于从小不在一起长大,姐弟见面难免有些拘谨,陌生与腼腆,自然除了寒喧,也没多少话可说,不过,从她的不俗谈吐中获悉,她已于72年结婚,丈夫是清华大学的高材生,目前在大西北“三线”某研究所工作。初次见面,姐姐除了招待了我一顿舞餐,居然还馈赠我一幅姹紫嫣红的印花床单,大概就算是见面礼吧!

清华大学?呵!这可是莘莘学子心仪的高等学府,神圣殿堂啊!没有点真才实学,真不啻难于上青天。录取条件可谓 “千里挑一”,高不可攀,是一般考生可望不可即、无法逾越的标准。虽然还未睹姐夫真容,但姐夫的高学历和保密工作单位,已让我对他刮目相看,产生了一种神秘感,且油然而生敬意。

准确说姐夫是1964年清华计算机专业的“高材生”,原分配在大西北核试基地某保密研究所。1972年结婚后,聚少离多,过的是牛郎织女、夫妻分居的生活,感情交流全凭鸿雁传书,素笺寄情。姐夫没有书信联系地址,匀以多少号信箱代替。

为解决“天各一方、心悬两头”夫妻长期分居的不便与尴尬,姐姐东奔西走,“求爹爹、拜奶奶”, 使出浑身的解数,费了九牛二虎之力。

好不容易,1978年姐夫终于作为高级人才,迁回朝思暮想的故乡,可是,人回来了,工作单位却迟迟难以落实。

那个时代的大学毕业生,可不得了!无论是否任职,都享受国家干部待遇,可谓:一个菩萨一炉香,一个萝卜一个坑。所以,姐夫组织关系、户口、档案勻挂靠电子仪表局,待分配。

姐姐心急如焚,为此没少东奔西走,牵肠挂肚,姐夫呢,一会儿调到无线电研究所,一会儿安排在无线电器材厂,没几年,屁股没坐得热,又调到在小型计算机厂,最后调到职大做教书匠,直至退休。

好在姐夫为人忠厚、与世无争,随遇而安。正像解放军战士的觉悟:“革命军人是块砖,哪儿需要往哪儿搬。”结果,好端端的人才,除了生下一个宝贝女儿,悉心栽培,考上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姐夫几十年专业荒废,岁月蹉跎,一无建树。

“三线”回来后,这对人们看好的门当户对、郎才女貌的恩爱夫妻,关系并不像想象中那样琴瑟和鸣、夫唱妇随,甚至不甚和睦,他们常为一些日常鸡毛蒜皮琐事产生龉龃和口角。其实,说到底也无什么大的利害冲突。

我姐姐注重穿戴打扮,外观仪表,而姐夫却不修边幅、生活随意,从没有什么享受奢望。

姐姐逛商场,溜马路,姐夫很少结伴而行,但她从忘不了帮丈夫挑选几件新潮时尚的服装,可姐夫从来不屑一顾,结果大多成了摆设、沉放箱底,无人问津。

落得姐姐“咸吃萝卜、淡操心”,自讨没趣,有时不得不数落几句,但姐夫固执已见,任你嘴上磨出血心气,他就是油盐不进!甚至抢白一句:“女儿20大几了,老夫老妻的,还要啥时髦虚荣、给谁看?”

姐姐情有独钟喜欢观看电影,谈起心仪的影片常常眉飞色舞,如数家珍。可姐夫并无此嗜好,提起看电影就头皮发麻。何止电影,其他的戏曲、音乐、美术与文学作品他一概没有涉猎或兴趣不大。

一次姐姐买了两张票,在姐姐死拽硬拉下,姐夫硬着头皮进了电影院。开影后,姐姐看得津津有味,十分投入,姐夫那边却毫无动静,不一会儿,竟传来姐夫呼呼酣睡的鼾声......

更有意思的是姐夫一次与厂里人一同出差上北京,姐姐生怕他省吃俭用,亏待自已,特地给了他几百元作“机动”。谁知去了五、六天,姐夫竟然一文未花,回来“完壁归赵”,气得姐姐七窍生烟骂他:是迂腐不堪的书呆子。

姐姐告诉我,我也百思不解,姐夫岂不成了不食人间烟火的活神仙?这到底算是优点呢,还是算缺点?不然,怎么这样不善解人意与爱人的良苦用心?

到头来,还不如我,聘到上海十四年,研发成功分流式旋翼蒸气流量计、悬浮微粒采样仪,智能电磁流量计,烟灰积尘计量仪等等仪器仪表。

当然,“鹰有时飞得比鸡低,但鸡永远飞不到鹰那样高!”我与姐夫不在一个档次,没有可比性。

不过,迂腐归迂腐,姐夫在学术上却不可小觑,似乎有很高的造诣。市里科协组织的姐夫主讲计算机应用专题报告会,次次会场爆满,座无虚席,结束时全体起立,掌声雷动,人们以经久不息的掌声向他表达崇高的敬意。

每每到披露这样内容,姐姐脸上便荡漾起甜密的笑容,充满幸福和自豪。昔日的怏怏不快倏然烟消云散……

与姐夫同一代的人,功徳园满,荣归故里。姐夫如不回来,现在也是修得正果,载誉而归,然而他却处变不惊,十分坦然,从没有一句牢骚怪话,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仍然戴着老花眼镜、翻着那本破旧的大部头的英汉科技大辞典……


标签: 情感
  • 浏览: 511

  • 收藏: --

  • 分享: --

  • 转发: --

  • 评论: --

评论

暂无评论

博客分类

博客标签

文件归档

访问量

今日 (0)

总访问量 (0)

热门博客主
重磅博文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