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鼎奇的个人门户
炫门户
来访

今日

博客 BLOG<返回博客列表页
缅怀杜友农老师(原创)
2017-04-09 17:01
分类: 情感

缅怀杜友农老师(原创)

马鼎奇

市文化馆的杜友农先生,南通人耳熟能详、如雷贯耳。因为他长期扎根基层,几十年如一日活跃在民间采风,为培养文艺人才、繁荣群众文艺舞台,殚精积虑,身体力行,倾注了大量心血、贡献了毕生精力,尤其是他晚年创作并表演的方言小品,更是出神入化、炉火纯青,常让观众捧腹,忍俊不禁,经电视台实况转播家喻户晓,印象深刻,有口皆碑,有人曾封他为“南通的赵本山”。

虽然杜友农前年驾鹤仙逝,因病溘然与世长辞,他的音容笑貌仍历历在目,活在人们的记忆里 ,他是一位多才多艺、德艺双馨的群文干部,也是我的良师益友。他既擅长作词谱曲,创作曲艺、小说、剧本,也谙熟舞台表演,还是多年扶持我歌词创作的启蒙老师

80年代初,我刚进城不久,供职于国营晶体管厂,当一名仪表维修工,业余时间就是舞文弄墨、笔耕不辍,酷爱创作,颇为成功、发表最多的就是歌词。

当时,歌词的地位与处境一直比较尴尬,尽管也属于音乐文学的范畴,但往往不登大雅之堂,不被正统的文学期刊接纳。许多歌词刊物,全国除了“词刊”,都为 “赠阅”,并不通过邮局正常征订发行。当然,词作者除了名家,在文艺界也难染指“一席之地”。

我与杜友农相识纯属萍水相逢,邂逅相遇。

一次,我送给群艺馆十几首歌词,杜老师不像一般报社编辑不屑,动辄拒人千里外,或打入冷宫,而是对我初次涉猎,循循善诱、指点迷津、悉心教诲,指出那方面不足,那方面尚可,有修改价值。从此,我就与杜老师结下了不解之缘。

为了保证我的歌词合辙押韵,他还将珍藏多年的“普通话与戏曲韵字大全”馈赠于我,什么“江阳韵”“言前韵”,什么“油求韵”“发花韵”、一册在手,一目了然。有了这本工具书大大方便了我的创作过程。收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

经过他的点拨遴选与我的修改,老天不负有心人,终于陆续有若干作品在“金陵百花”“南通市报”“南通群众文化报”上发表。

小试牛刀,初有斩获,我不知有多高兴,从此一发不可收,我以更多的热情与时间投入到音乐文学的创作中。不久经杜老师举荐,“小荷才露尖尖角”的我,幸运加上了市音乐家协会,十年前,又成为江苏省音乐家协会的一名会员。

在杜老师的扶持指导下,我先后发表了400多首歌词,其中“强国之梦”、“打工姑娘”、“盛世中华情”“魂系土地的太阳”在全国征歌大赛中荣获金奖。

1983年初,江苏省总工会决定在南通筹办“江苏省职工五月歌会”。并且将创作会歌的艰巨光荣任务交给了南通市劳动人民文化宫。

那时的文化宫职工创作如火如荼,许多文艺骨干都拥有各自的兴趣小组,我便是歌曲创作沙龙成员之一。鉴于文化宫主任多次强调了会歌创作的重要性,我不敢懈怠,一直跃欲试,当仁不让,连续挑灯夜战,奋笔疾书,创作了七、八首,结果经过专家(包括杜友农)初评、复评,最后,我的一首“山河处处都有我”脱颖而出,荣登榜首。

然而,好事多磨,眼看胜利在望之时,文化宫主任突然变掛,忽发奇想,他在会上宣布:为了我市的参赛作品,有更多获奖出采机会,我市决定放弃会歌创作优先权,让给其他市竞争对手!结果舆论哗然,反应强烈,其中为我力挺,据理力争,在会上慷慨陈词,提出反对意见的就有杜老师。

记得他的观点是:创作不出理想会歌歌词,则另当别论,写出来了,相当好,并且得到评委认可,就应该“言必行,行必果”,而不应因为作者名不见经传,存在歧视与门户之见,白白埋没好作品。

但是这是工会活动,他只代表文化馆列席会议,孤掌难呜,并不拥有“一票否决权”。虽然他的意见没有采纳,但他主持公道、伸张正义,抵制文艺界不正之风的浩然正气与高风亮节却难能可贵,愈发深入人心。

1986年7月,杜老师不顾天气炎热,百忙之中抜冗接受我厂之邀,义务为我执笔创作的“南通晶体管厂厂歌”谱曲、并指导排练。

当时,正是七月流火、溽暑难捱的大夏天,我坐在家里都会热出一身汗!可杜老师不计报酬,坚持两个月,风雨无阻,几乎天天来我厂无偿地指导排练。

合唱团的成员都是从各车间临时抽调上来的男女职工,演唱水平、乐理知识参差不齐,要将这样的“调牌军”短期调教成步调一致、训练有训歌咏队,谈何容易!

然而,杜老师并没有被困难吓住,产生畏难情绪,而硬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凭着执着、耐心、真诚与一丝不苟的精神,将合唱团调教合格,并在全市企业歌曲大赛中一举夺魁、荣获演唱一等奖。

2013年6月,杜老师已年过七旬,但一接到和平桥街道关淤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主题讲座的邀请,他义不容辞,欣然前往。

会上,他结合南通的风土人情,妙语连珠,诙谐幽默,深人浅出,一口气讲了两个多小时。会场上秩序井然,鸦雀无声,观众凝神摒气,洗耳静听。当时,我真为杜老师广搏的知识,出众的口才以及人格魅力深深折服,同时,我也在心中默祝福杜友农老师健康长寿。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前年我从上海回到南通, 就接到噩耗:我尊敬的杜友农老师十天前,不幸罹患胰腺癌手人寰,溘然与世长辞。

我为失去一位情款笃深的良师益友痛心疾首,悲恸欲绝,更为没有亲自参加他的追悼会,感到愧疚、自责与遗憾。


标签: 情感
  • 浏览: 703

  • 收藏: --

  • 分享: --

  • 转发: --

  • 评论: --

评论

暂无评论

博客分类

博客标签

文件归档

访问量

今日 (0)

总访问量 (0)

热门博客主
重磅博文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