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鼎奇的个人门户
炫门户
来访

今日

博客 BLOG<返回博客列表页
血浓于水(原创)
2017-05-06 17:00
分类: 情感

血浓于水(原创)

马鼎奇

我们的家族人丁兴旺、成员众多,仅同辈叔伯兄弟姊妹就有十五人,他们因父母迁徏,工作关系,分布在大江南北、全国各地,但作为堂兄弟,与我来往最多、关系最密切的非三叔之子马健莫属。

我与三叔家的关系历来比较亲密,最远可追朔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那时家庭经济拮据,捉襟见肘,虽然祖父有四个儿子,但因子女多、负担重,大多是“泥菩萨过江,自顾不暇”,惟一保证汇款的就是上海的三叔,在一定意义上说,是他的雪中送炭,让我们减轻了生活压力,度过了那个困难的年代。

马健是三叔大儿子,比我小六岁,大学中文系毕业,现为安微工程大学教授,可谓:学富五车、满腹经伦。

尽管鄙人也酷爱文学,常舞文弄墨,笔耕不辍,并偶有斩获,但与他相距甚远,“小巫见大巫”,不在一个档次,自叹弗如,没有可比性。

他有一个让人羡慕的美满幸福的小家庭,妻子勤谨贤惠、麻利干练,为该校的行政干部,夫妇育有一天资聪慧,成绩优异的“千金”,前几年出国深造,据说入了纽约华尔街某银行老板的法眼,受聘留美,华丽转身, “丑小鸭变白天鹅”,年薪数十万美金,成了写字楼高级白领。

2010年夏天,我应堂弟邀请, 前往他处避暑降温、“游山玩水”。我乘上南通至芜湖的大巴,一路上不断接到他的电话,关之切、情之深,可窥一斑。

在这期间,我在他引领下参观了绿树成荫、花团簇锦的大学校园,造访了他的丈人家,游览了云岭新四军军部旧址。所到之处,都受到他家人的盛情款待。

他的坦诚待人、热情好客、记忆犹新,历历在目,更加深了我美好的印象,现在不时想起,感慨良多,心里总是热乎乎的。

第三天,马健弟将我带到芜湖一家很大的娱乐中心消费享受,“中心”集餐饮、美食、卡拉OK、休闲、健身、洗浴于一身。

美奂美仑的建筑,金壁辉煌的内装修,规范周到彬有礼的服务,让我大开眼界,因为鄙人从来没有涉足过这类场所,一下子懵懵懂懂,仿佛刘姥姥到大观园,似乎有点神智恍惚,只得入乡随浴、客随主便。

堂弟吩咐洗澡就洗澡,吩咐吃自助餐就吃自助餐,游哉优哉,飘飘然然,一切悉听遵便。

我俩仅洗了一次澡,吃了两顿自助餐,其他时间都躺在床上看电视,结果,埋单时竟要付300元人民币。

我不忍心堂弟破费,抢着付账,堂弟执意不让,也许他是熟客,我即使将钱送到对方手上也枉然,他们默契配合,最后还是收了堂弟的钱。

其实, 我这次已是“故地重游”,早在五年前,当时,我还在上海工作期间,接受老板安排,赴铜陵有色冶炼公司售后服务,恰巧途经芜湖,“溜草打兔子”,顺便拜访擢升为安微工程大学教授的马健堂弟。

由于我是首次抵芜湖,人生地不熟,“两眼一抹黑”,他担心我找不到北,早早就驾驶轿车,在火车站㖬嗖寒风中等候了一个小时。

那是一个冬季的下午,天黑得早,我抵达时,夜幕降临,华灯初上,他预先就在芜湖著名的美食街的一家富丽堂皇的酒楼,慷慨解囊,订了一桌美味佳馔、饕餮大餐,让我大块朵颐、大饱口福,一醉方休。

自三婶逝世后,我们已多年未见,离愁别绪、难以言表,再次相聚,分外话多。这正是:酒逢知已千杯少。

翌日,我在火车站上无巧不成书遇到了一个回上海的马健的朋友,他说:“马健热情好客,待人真诚, 为朋友仗义疏财,在所不惜,这样重感情的人,还真不多!”

堂弟天性乐观,多才多艺。既擅长拉手风琴,又会歌唱,弟马迅的婚礼上,他曾自拉自唱,献歌一曲,他宝贝女儿随着飞扬的曼妙旋律“仙袂飘忽”、翩翩起舞。精采默契的表演,赢得客人们一阵阵掌声与喝采。

我最喜欢浏览堂弟的书信,不仅文章写得好,而且是他的楷体书法,遒劲凝炼、力透纸背,十分漂亮,不能不让我击节叹赏,深深折服。

堂弟虽然与我长期分隔两地,命运迥异,他从小在大都市长大,童年不缺少母爱、父爱,也没有经历太多的波折磨难,但父母要求很严,没有娇生惯养,很早就独立生活。  

1970年就去江西山区农村插队落户,自食其力,凭着砺志奋发锐意进取的精神,锲而不舍,刻苦自学,终于考上大学,峰回路转,彻底改变了命运。

也许我俩都酷爱文学,所以,心有灵犀一点通,十分投缘,多少年基本都保持着书信或通话热线联系。

年青时,尽管我每年都去上海,但不一定会与弟不期而遇,但偶然相见,他都十分客气,当我返回农场时告别亲人踏上归途,只有马健弟一直将我送到十六铺码头……


标签: 和谐
  • 浏览: 520

  • 收藏: --

  • 分享: --

  • 转发: --

  • 评论: --

评论

暂无评论

博客分类

博客标签

文件归档

访问量

今日 (0)

总访问量 (0)

热门博客主
重磅博文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