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鼎奇的个人门户
炫门户
来访

今日

博客 BLOG<返回博客列表页
渴望成为“贵子”的梦想都值得尊敬
2017-07-02 13:26
分类: 教育

渴望成为“贵子”的梦想都值得尊敬

来源:光明网


  因为一封写给清华大学申请单人宿舍的“求助信”,以及清华大学回复的一封充满人文关怀的回信,甘肃定西高考生魏祥这几天成为了舆论关注的焦点。虽然现在录取信息还没有下发,但是根据其成绩和在全省的排名,魏祥被清华大学录取的问题不大。

  作为绝对意义上的寒门子弟,魏祥与清华的亲密互动让许多人内心温暖不少。之前,北京文科状元熊轩昂的耿直话——“现在农村地区的孩子越来越难考上好学校”再次引爆了“寒门能否出贵子”的惯性大讨论(每年高考之后的众说,是这种惯性的来源)。来自于“苦甲天下”地区的魏祥又给这种辩论提供了某种对立的样板。在这种正反方的辩论中,都不乏以自身立场说事的拥趸。不过,和往常一样,最终的结果,还是大家“该干吗干吗去!”

  “该干吗干吗去”看起来是种插科打诨,但现在看来,恰恰是“寒门能否出贵子”这种讨论最好的回答方式,因为它越发像一个无解的东西风之争。这个命题最早的出处,是来自于很多年前的一个课题组的调查,他们发现多个国家重点大学从90年代以来招收的新生中,农村学生的比例呈下降趋势。但这个命题组的阶段性调查却成了很多人盖棺定论的观点——没有进入到国家重点大学里的农村子弟们,即便付出了很大的寒门式努力,但最终可能逃不出宿命的约束。

  有个基本事实是,没有入读到国家重点大学的,又何止是寒门子弟,大多数的平民子弟,甚至是很多豪门子弟,都未必有幸拿到一张入学通知书。作为近些年,教育扩招背景下的他们,被对接到更多更广的资源中进行高等教育,有些也在青葱岁月的时候就提前走入社会,开始了“条条大路通罗马”的人生。

  那些过重点大学而不得入的寒门子弟们,寒门的身份符号是否被代际继承下去了呢,没人关心,人们更在乎地是国家重点大学这一标志性的分水岭,其他一概不论。但恰恰是这种“一刀切”的思维,把人们关注给前置化,把高等教育阶段作为“贵子论”一锤定音的依据。这种只见树木,不见树林,看起来是向当下教育资源不平衡的一种宣泄,但实则腐蚀了更多青年人打拼奋斗的雄心壮志。

  前段时间,有媒体把马云、刘强东等平民子弟逆袭,以及王宝强从最底层奋斗的事例,来证实寒门难出贵子的背离现实。但奇怪的是,围观者纷纷不买账,认为这是在拿某些特例来以偏概全,是不足以成为参考的。这种为否定而否定的心态,让人费解。不管什么样的人,所有渴望成为“贵子”的梦想都值得尊敬,因为它的本质是关乎于奋斗。而这正是这个社会继续变得更加美好的支撑点和作力面。

  现在社会转型期的特点之一,就是以流动性打破阶层固化,即便不谈马云、刘强东之流,就看身边的官员、商人等成功群体,从农村寒门出来的不在少数。只是大家认为农村出身的寒门子弟之固有印象是灰头土脸,泥腿子上岸,和贵子那种衣着得体、举止优雅的形象有所出入。这种井底之蛙的视角,窄了时代,矮了境界,小了自己,并在“有眼不识贵子”的现实语境中,成为了“寒门难出贵子”的言论抬轿者。

  从字义来看,贵子的释义是贵胄的子弟。中国古代是有那种“贵族出贵子”的门阀时代,但那段历史也说明了阶层利益固化,恰恰是埋葬帝国的罪魁祸首。现在,社会发展需要更多高质量的贵子,这种贵子的真正涵义,贵在责任、贵在能力、贵在心态,更是贵在奋斗。那位引爆“寒门难出贵子”的北京文科状元熊轩昂说他父母都是外交官,有兴趣可以调查下,这两位外交官是不是有可能平门亦或是寒门的出身呢?亦有可能。由此可见,“寒门贵子论”几乎是个伪命题,因为它片面地认为每代都要归零,都要重新洗牌,并稀释了一些人打破阶层固化的斗志。被这种思维牵着鼻子走,久了,也是对自己的意志的消弭。(谢伟锋)


标签: 教育
  • 浏览: 201

  • 收藏: --

  • 分享: --

  • 转发: --

  • 评论: --

评论

暂无评论

博客分类

博客标签

文件归档

访问量

今日 (0)

总访问量 (0)

热门博客主
重磅博文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