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鼎奇的个人门户
炫门户
来访

今日

博客 BLOG<返回博客列表页
我的“影迷” 岁月(原创)
2017-07-14 17:17
分类: 传媒

我的“影迷” 岁月(原创)

马鼎奇

在我接受早期启蒙教育的古镇小学里,有一块面积相当于一个半足球场的封闭式操场, 凡是大型群众性文体活动都在此举行, 当然,每场露天电影也在这里放映。

我的孩提时代,特别喜欢观看电影,是个名付其实的铁杆“影迷”。虽然, 年龄很小,不谙世事, 看过的影片也有限,但印象深刻,基本情节、内容几乎过目不忘,稔熟於胸。

现在回想起来, 虽然绝大多数是黑白片, 却 充满经久迷人的魅力, 无论硝烟弥漫的战斗故事片,还是惊险刺激的反特故事片,  都 曾经是我心中的最爱。

但我小时候, 刚刚解放不久,还处在物资匮乏的年代, “百废待兴”, 国家施行“统购统销”,稂食与副食品计划供应 。家庭经济拮据,常常寅吃卯稂,债台高筑,但大凡计划配给的副食品, 即使力不从心,捉襟见肘,父亲也要买, 从不放弃。好像这样“打肿脸充胖子”, 才能找到一点自尊和心理平衡。所以,连一毛伍的电影票钱,大人也精打细算,铢辎必计, 祖母嚅嗫道:“影戏有甚看头,能看饱肚子吗?一角伍能买一斤大米呢”。

在我幼小的心灵记忆中,心驰神往的电影享受,成了可望不可求的奢望,一般只有过年过节, 父亲才会“网开一面”, 让我过上一次“电影瘾”。

当然,小镇上贫困的人家不止我们一户,有的男孩子为了“一饱眼福”,又不花钱,往往“挺而走险”,使出浑身力气,翻越学校高高的墙头,进入放映场。

那些男孩与我年龄相仿,对电影也是趋之若骛, 钟情有嘉,但却胆量过人,十分淘气,虽然也有若干小伙伴,好不容易翻了进去,却不料“东窗事发”, 遭遇“滑铁卢”,被逮个正着,狼狈不堪,逐出影场,但仍有人“前赴后继”,乐此不疲。

唯有我望而却步,不敢造次。那围墙足有2米多高,这些小伙伴像身手敏捷的猿猴,似乎具有与生俱来的攀爬本领。当然,毕竞是摊不上台面的“逃票”行为,难免心虚胆怯,然而,还是难以抵挡电影的诱惑,照样“冒险”,故技重演。 说也怪,却很少听到有人失手或失足摔伤的传闻。

那时的影片之所以惊魂摄魄,扣人心弦, 对人们有这么大的魔力,是因为编导们,刚经历过战争炮火的洗礼以及特殊战场的考验, 有生活积累,有阅历体验,因此影片力求自然真实,表演质朴,把握有度, 摄制精良。将战争的残酷、激烈以及斗争的复杂性、艰苦性,表现得淋漓尽致,给人巨大的心灵震憾力和视听冲击力。    

60年代初,有一次闻讯, 距离我求学的中学足有6华里的南通农校,当晚放映宽银幕彩色故事片“魔术师的奇遇”, 这部影片我从杂志上看过内容介绍。故事曲折离奇, 引人入胜, 我早就心驰神往,想一睹为快。

但途中有一条宽阔的大河阻隔,白天行人靠渡船通过, 晚上67点种就停止摆渡,影片散场就可能留在对岸,回不来。几个自诩的“铁杆影迷”, 一见存在此等“后顾之忧”, 宛如泄气的皮球耷下脑袋,原来兴高采烈的神气,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有些犹豫不决, 裹足不前, 去还是不去? 终于有几个同学知难而退,首先打了“退堂鼓”。最后,仅剩我和一个陈姓同学主意已决,不改初衷,执意“冒险”前往农校看电影。结果,你猜怎么作 ?果不出所料,电影是如愿以偿,既刺激又惊险,但我俩却阻在对岸,无法回校。

望着月光下的下茫茫大河,波光鳞鳞, 碎银熠熠, 岸上的村庄悄无声息, 万籁俱寂,仿佛正做着一个甜美的梦。可今天为看一场电影,我俩却沦落到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郊野外, 既可怜,又可悲, 怎不让人黯然神伤?谁还有雅兴欣赏这富有诗情画意的迷人夜色?

陈姓同学差点哭出声, 只有我表现还算“坚强”,走投无路中,没有乱了方寸。在百般无奈之中,我俩相互鼓励,只好再次返回农校。

当时已处深秋,夜露侵衣,凉意渐浓,在农校的一个旮旯里互相依偎着,睡了一个囫囵觉,度过了荒唐之夜……

从那以后,鉴于有“前车之鉴”,无论我怎样凭“三寸不烂之舌进行“动员”, 将某部将在农校放映的故事片说得怎样“精采纷呈”,同学们再也不为所动,变得异常淡定,处变不惊。

由于一度钟爱电影,“爱乌及屋”,凡是与电影有关的物品, 几乎都成了我的收藏, 譬如长影画报、上影画报、大众电影、电影歌曲、电影连环画、电影海报、电影明星相片等等。

有一次,我偶然从1960年第四期“上影画报”上读到一条新闻:“年轻的南通电影制片厂在前进”, 怎么,我们南通也有电影制片厂?当时,我有些半信半疑,可白纸黑字,并配有相关照片佐证,还能有假?

据说全国地级市拥有电影制片厂,南通还是第一家,真可谓“敢为人先”! 雄心勃勃的 计划中,还筹备摄制戏曲片和故事片。当时全国具有能力并被中央电影局认可的故事片生产厂,仅有长春、北京、八一、上海、珠江、峨嵋、西安,七家,个别省会城市即使有电影厂,除拍新闻纪录片,也罕见故事片问世,除了安徽电影制片厂拍了一部“风雪大别山” 成为轰动一时的新闻,再也未见那个省电影厂,独立完成一部故事片的摄制,名不见经传的地级市南通竞然“破天荒”地踌踌满志地筹拍故事片,真让我刮目相看,当时还真有“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生在此山中” 之感。一度为此十分自豪,心想:今后坐在家门口,就可以一睹电影摄制的全过程,那是一件多么美妙,多么惬意的事啊!因为摄制电影,在我心里一直充满神秘!

可谁知好景不长,不久中央调整经济政策和电影厂布局,“昙花一现”的南通电影制片厂恰在“关停并转”之列,奉命撤消。技术骨干并入江苏电影制片厂(即现在的南京电影制片厂),其余人员另作安排。

后来,记得遐迩闻名的南通歌舞团到南通农校慰问演出,工人搬运道具器材时,我偶然发现舞台上有几盏印有“南通电影制片厂”字样的“遗存物”水银灯,进一步旁证了这个变故。当时,摩挲着高高的灯架,我心中五味杂陈,很不是滋味,久久没有撤手。我并不是一个善愁多感的人,“南通电影制片厂”与我也无任何瓜葛,可不知为什么我竞然为她的消失,莫名其妙流下一滴滚烫的泪,那时我只有16岁,至今也无法解释到底是何原因,是怀念,还是伤感和惆怅?好像都不是,又好像都有一点。

虽然,南通电影制片厂仿佛历史天空倏然滑过的流星,仅存在了一年多, 而且只摄制了“刘洪当兵”“ 大炼钢铁”等为数不多的纪录片在全国发行放映 ,但他在江海文化发展史上留下的转瞬即逝的灿烂轨迹,至今仍留在人们的记忆里,还让我这个“铁杆影迷”,常常魂萦梦绕,津津乐道。

“ 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现在人们座在视听俱佳的舒适影院饱享视听盛宴, 欣赏中外影片,已是今非昔比,“司空见惯浑无事”, 而且影片的种类与样式更是层出不穷, 既有3D立体影片, 也有如身临其境体验的4D影片。还有让人视野广阔啧啧称奇的可欣赏360°环型银幕电影的电影院。

各地新颖的数字放映队,翻山越岭,深入穷乡僻壤,边陲山寨,送电影下乡,“看电影难”已渐成远去的过眼云烟。

可是,我还是怀念“激情燃烧岁月”摄制的那些经典故事片和那些为摄制这些影片曾经付出心血的电影编导和电影表演艺术家, 他们创造的不朽艺术辉煌,将永远镌刻在共和国电影史册上熠熠生辉。

标签: 情感
  • 浏览: 318

  • 收藏: --

  • 分享: --

  • 转发: --

  • 评论: --

评论

暂无评论

博客分类

博客标签

文件归档

访问量

今日 (0)

总访问量 (0)

热门博客主
重磅博文
<
>